江歌妈妈不满判决,喊话刘鑫:回国后,法庭见!

 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

  12月11日到20日,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。在今天(20日)下午的庭审中,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。

  20日下午东京时间6点(北京时间5点),江歌母亲在召开发布会,记者会上,江母江秋莲发言称“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,对判决结果不接受”。江歌母亲发布会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邓雅菲 江海啸 图

  此外,江歌母亲表达了对国内外网友的感谢和歉意。感谢他们过去这一年多来的支持,同时也非常抱歉,寻求陈世峰死刑没能如愿。

  随后,江歌母亲说,“陈(世峰)是直接凶手,你(刘)在扮演什么角色?”并表示在回国之后,将会和刘鑫对簿公堂。

  在最后提问环节,有记者问到江母代理律师“陈世峰服刑期间是否可能减刑”,大桥律师回应称:不可能。

  记者会江歌妈妈发言文字实录

  从未收到陈世峰与刘鑫家人道歉,回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

  没有想过和媒体打交道,第一次面对媒体很紧张,有哪些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海涵。

  我首先想表达我的感谢,感谢所有媒体的关注。感谢所有网友对江歌遇害的关注。感谢这413天以来对我不离不弃,对我关心、帮助的所有人。感谢我所有的亲友,自己承受着同样的痛苦,还要来安慰我。感谢所有人。谢谢大家。

  我还想向4516000人道歉。你们帮助我寻求陈世峰的死刑,可是最终也没有如愿。日本的法院最终还是做出了有期徒刑20年的判决。我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很绝望。江歌这么美好的生命用20年的自由就可以换取了吗?法律到底在保护谁?我不能理解。

  但是我也感谢日本警察、法院做出的一切努力,我虽然无法接受,但我还是要遵守日本的法律。这450多万人给我签名,我让你们失望了,对不起。

  今天的判决大家都听到了,什么是事实,什么是真相!我本来是打算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公布案卷,告诉大家我没有撒谎!但是大桥先生跟我说,检察官给的这些案卷是不允许被公布的。

  我曾经向网友许诺,庭审结束后会公开案卷,非常对不起大家!但是庭审这些天,很多媒体都在场,你们都听到了事实是什么。今天的法庭判决也说明了我江歌没有半点错误。大家都听到了法庭上的证言证词。但是我依然要揭露刘鑫的谎言。

  在这之前,有一件事我没弄明白。网上曝出了陈世锋姐姐陈世芳的行程。她今年4.2到青岛,4.4离开青岛。她到底去做什么?我至今不明白。我相信我的这个疑问,很多人心里都会有吧。警方的案卷当中明明写了刘鑫把门锁了,为什么刘鑫在法庭上要把她在案卷里体现的内容推翻?

  报警的录音,是经过很多翻译佐证的。你在江歌家里住了两个月,怎么样锁门你不知道?不记得?案发时候的一些情节,你都不记得?不清楚?都靠你猜测?唯独你在录音当中的那句话,“把门锁了,你不要骂了”我听过报警录音。你的确很慌乱。你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,你唯独对那句话记得很清楚。还有,你不参加江歌的葬礼。你说警察不让。可是我问过调查我的警察,你刘鑫在警方那里,不属于犯罪嫌疑人。你有完全的人身自由、通信自由。你说警方不允许你见我、联系我,但是11月4日,你就给你打工地方的老板娘打过电话,你告诉她,是陈世锋杀害了江歌!难道这是警察允许你说的吗?!陈世锋是杀害我江歌的直接凶手,你在我江歌被害案中,你扮演什么角色?回国之后,我会和你对簿公堂!

  我作为一个妈妈,我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我的女儿!江歌的手机在我的包里,江歌10月25日在推特上写下了自己的心情,这是前段时间你对她的玷污我不允许!大家稍等我找出江歌的手机。(江母拿出手机)

  澎湃新闻记者 江海啸 林顺琪 邓雅菲

  我女儿是因为保护刘鑫死的吧?你不敢,你还要联合网上的人来诋毁江歌!这是江歌写下的推文,“就是有点不爽,少女牙膏卫生纸也不买,垃圾也不会倒,总是等我回来,只会嘴上说嘛!”这是一件小事,但我是要说明,我说的都是有事实根据的,我没有撒谎!10月21号我女儿写下了,“昨天晚上开玩笑说了少女一句,结果惹的人家不开心了。”我只想说明我没有撒谎,我没有污蔑刘鑫半句话。我从去年12月18号第一次见了检察官,我了解了一下案件的详情,今年的三月份,我拿到了第一份案卷材料。我知道了我女儿遇害的真正真相是什么。我没有对刘鑫加以过激的语言,我只想让刘鑫告诉我事实,帮我论证一下案卷的内容。

  今年的七月份我拿到了第二次案卷,律师只告诉我了一个重点,他说,是陈世锋的供词说刘鑫把江歌推出了门外,但是我也不相信。律师没有太多时间,告诉我所有的案卷内容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拜托徐静波帮我看帮我翻译其余的案卷。从去年11月28日徐静波老师来我家,到江歌家,在江歌墓前对江歌说,我们留日的老少,会一起帮你照顾妈妈。这么无私帮助我的一个好人,也要被他们拿来攻击吗?在这里,想拜托媒体,能不能呼吁网络实名制。

  413天了,我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全家、刘鑫个人和全家,一句真诚的道歉。大家都没有听到陈世峰的父亲写给法院的一封信,我本来把这封信带来了,我想念给大家听的!大桥律师告诉我,从检查那里拿的东西不可以公开。我很憋屈。大家在旁听席上看不到陈世峰的表情。12月14日,他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的时候,一直面带微笑。甚至陈的律师在问他的时候,他笑的很开心。但是今天在法庭上,当法官说出确定刀是陈世锋的时候,陈世锋突然晕倒在法庭上了。陈世锋满脸的汗水,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。

  他(陈世峰)之前的微笑,和现在的满头大汗,我的理解是罪犯真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,他才会真正恐慌。所以我还是认为,像陈世锋这种杀人犯,只有他生命真正受到威胁,他才会知道生命的珍贵,他才会真正认罪!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江海啸

  媒体提问环节

  1,问:接下来是否请检方上诉?民事诉讼?

  江母:昨天已经向检察官,提起了对求刑的抗议,检察官说我是没有权利提起上诉的。对陈世峰的民事诉讼,大桥律师已经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。

  大桥律师补充:因为日本法律程序是,如果要提出不服的上诉,只有检方可以提起上诉,受害人家属不能提出上诉。江母已经向检察官提出,如果不是死刑不接受。如果日本法院做出判决后,不能提出不服的申诉。

  民事诉讼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,正在审理中。因为今天刚刚进行第一次审理,详细情况在此不能奉告。

  2,问:和刘鑫对簿公堂的打算?对陈世芳行程质疑的详细解释?

  江母:网友曝出了陈世芳在青岛住在离刘鑫家只有9公里的机场酒店。当时是4月4日,清明节,她不是来祭拜我的女儿。结合刘鑫庭上说的话,是个人都会打个问号吧。

  3,问:冒头陈述和最后总结辩论没有翻译,您听懂了吗?有没有不满没有翻译?

  江母:第一天冒头陈述,因为第二天我要做证人,所以不便听第一天的内容。最后那天陈世锋律师的话,我没有听懂。我没有不满。

  4,问:中途换律师的原因?

  江母:之前我和检察官签定保密协议,前律师也在场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透露了刀的问题。在看过案卷后,连我这个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,但他却说不能确定刀是谁的,这让我非常恐惧,非常害怕,才下定决心换律师。

  至于您说的临这么近有没有影响,我相信现任的大桥律师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这个案件。

  5,问:大桥律师,陈世峰服刑期间可能减刑吗?刑满释放后是否可能留在日本?

  江母:江妈,最近和网友的互动有些负面内容,今后还会继续在社交网络上更新自己公众号的内容吗?

  大桥律师:没可能留在日本。在留期间,已经受刑事处罚,结束后会被强制遣返。而且因为陈世峰在日本生活是留学生身份,犯案后,他不可能被给予在留资格。

  他现在的状况,没有减刑到12-18年的可能性。我本人认为,很快会减到这种程度,不太可能。

  江母:为我最近在网上过激言论道歉。您所说的那些不同的声音,每一个人都有不同思想看法,有不同的声音我理解。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。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,网上污蔑我,恶意攻击我的那些人。我非常不能理解。

  江母鞠躬后离开 澎湃新闻记者 江海啸 林顺琪 邓雅菲

  (澎湃新闻记者整理)本期编辑 彭炜轩

  推荐阅读

  江歌案特稿 很长,但值得看!

  “死亡众筹”:吴永宁坠亡事件调查

  他被同学“飞出”的刀刺死,年仅13岁

  官员任职三地均养情妇:买豪车买钻戒取悦,缺钱时就找“朋友”索贿

  中兴42岁程序员坠亡,妻子称“因被领导劝退”,公司否认大规模裁员“我没有靠死去的母亲讹钱”,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明天开庭,伤者索赔218万

Related Post

Leave a Reply